您的位置首頁  娛樂新聞  資訊

街道“攝影師”13年送出7000張照片

  • 來源:互聯網
  • |
  • 2019-06-17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街道“攝影師”13年送出7000張照片
  朝陽安貞街道工作人員史超齊稱從小來京務工備受照顧,希望以此回饋

  史超齊為社區老人免費拍婚紗照,將洗好的照片送至老人家中掛上。 新京報記者 王飛 攝

  史超齊是北京市朝陽區安貞街道辦事處一名普通工作人員,堅持為居民免費攝影13年,照了幾十萬張照片,送出去的有七千多張,其中兩千多張家庭照。他說,如果沒有街坊鄰居對他的照顧,估計回老家務農了。

  史超齊16歲來京打工,備受安貞街道社區居民的照顧,他說堅持免費攝影就是為了回饋居民。而除了攝影,其余時間,他走家串戶,看到能幫的居民,他都會主動去幫助。

  免費拍照:成本也就三十多塊

  “哎,阿姨您嘴角上揚笑一下,叔叔再靠阿姨近一點,把阿姨摟在懷里。”咔嚓咔嚓,一個鏡頭連拍多張婚紗照。

  婚紗照中,女士身穿白色婚紗,雖然頭發已經變白,但臉上寫滿幸福笑容,將頭輕輕靠在男士的肩膀,手中捧著一束鮮花。男士打著領帶,身穿黑色西裝,將女士摟在懷中,兩人十指緊扣,相互注視。

  與這對夫婦一樣,金婚的紐阿姨和閻叔叔也是通過史超齊完成的心愿:“當時我們結婚的時候,家里都條件艱苦,連一件像樣的家具都沒有添置,更別說拍婚紗照了……一晃50年,如今日子越過越好,越過越甜蜜。”

  除了給老人補拍婚紗照,史超齊平時還會與團隊志愿者一起到轄區里孤寡老人或行動不便的老人家中拍照,或者走上街道抓拍孩童玩耍、民眾勞作的照片,被拍者挑選完照片,史超齊會將照片打印出來,裝進水晶相框,給被拍攝者們送到家中。

  拍攝過程中,史超齊團隊的志愿者還會用攝影機記錄老人們的拍攝花絮,將這些花絮剪輯成視頻,刻錄成光盤或者通過微信送給老人們。

  這一切拍攝都是免費的。史超齊已經堅持了13年,照了幾十萬張照片,送出去七千多張,其中兩千多張家庭照。

  “拍照加相框每次成本也就三十多塊,不算什么大錢。”史超齊說。

  在攝影師朋友眼中,史超齊是一位“吝嗇鬼”攝影師。

  史超齊的朋友介紹,拍攝耗材一部分是史超齊自己購置,一部分是一些熱心市民或者企業組織捐贈的,還有一部分則是史超齊從朋友那里“搶”走的。

  有一次史超齊看到這位朋友有一臺閑置的彩色打印機,就詢問對方可不可以放到街道辦,供他為居民打印照片,朋友覺得他說的有道理,就把打印機送給了街道辦。

  還有一次,史超齊的一位鐵哥們要當新郎官,喜歡他的攝影風格,就特意購買婚紗找史超齊拍婚紗照。拍攝期間,史超齊便“瞄上”婚紗。新郎覺得,自己以后留著婚紗也沒有什么用處,就贈送給了史超齊。

  “如果沒有街坊照顧,估計我回老家務農了”

  史超齊說,堅持為社區居民攝影10余年,是因為自己鄉下土小子,被街坊鄰居當作自己兒子一樣照顧的經歷。

  在3.6平方千米的安貞街道轄區內,幾乎每一位老人都認識史超齊。

  社區居民徐阿姨是看著史超齊長大的,那時候徐阿姨經常將史超齊喊到家中吃飯。在徐阿姨眼中,史超齊跟兒子一樣:“他老家是河南的,1994年來北京的時候才16歲,是安貞街道的一名綠化工人,沒多高,還很瘦。”

  剛到北京的史超齊在同鄉的介紹下進入安貞街道綠化隊做綠化工,每天跟著其他工人刨土、種樹、澆水。相比于刨土的早出晚歸,種樹、澆水則會更輕松自由一些,但史超齊并不愿意選擇種樹、澆水。

  一次,徐阿姨將他帶到家中吃飯,問他那么小的年齡為什么不選擇輕松一點的工作,他的回答讓徐阿姨內心一酸:“他當時說刨土可以從地里刨出鐵絲頭賣錢,給姐姐交學費。”

  史超齊開玩笑說“吃百家飯易長高”,來北京兩年后,1996年18歲的史超齊從1.6米開始猛躥,直至超過1.8米。

  成為街道工作人員之后,他希望能回饋幫助過自己的社區,因此,他每次看到有困難的鄰里就會主動上去幫一把。安貞里三區25號樓的老兩口搬家,他幫著搬;二區的老人生病,他主動把老人送到醫院;年輕的鄰居加班,他幫著接孩子。

  社區居民趙阿姨的老伴兒生活不能自理,女兒在國外撇下小外孫,面對家里一老一小的重擔,每次遇到困難,趙阿姨第一個想到的幫手就是史超齊:“小超就是我的家人,比兒子還親的那種。”

  多年來,史超齊幫趙阿姨背著老伴去醫院看病做檢查、推著老人上下樓出門曬太陽、幫家里買東西干體力活兒、給老人剃頭刮胡子,連他自己都數不清去趙阿姨家幫過多少次忙了。

  史超齊告訴新京報記者,如果沒有安貞街道,沒有街坊鄰居對他的照顧,或許他不會開車,沒有駕照,也不懂得什么叫快門和感光度,估計回老家務農了。

  為10個行業一線勞動者拍攝工作照

  夏季,農民工冒著30多攝氏度的高溫堅持在建筑工地作業,讓史超齊想到了自己當時在綠化隊時刨土種樹的場景:“如今城市中心的工地越來越少,我想抓住這個尾巴,給這個時代再留下一些記憶。”

  2019年,史超齊利用業余時間,進入安貞街道的建筑工地、醫院等單位,將相機鏡頭對準建筑工人、醫生、環衛工人等,記錄這些一線勞動者們工作時的場景。

  他將這一系列照片起名為“勞動最光榮 微笑最美麗”,全系列共100張照片,涉及10個行業,100位勞動者。

  用發黑的白手套接過屬于自己的工作照時,建筑工人蔣建國激動地連說謝謝。照片中,他戴著黃色的安全帽,肩上扛著一根鐵管,白色的牙齒與黑色的皮膚形成鮮明的對比。他說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一張屬于自己的工作照。

  史超齊認為,無論是長期工作生活的居民,還是短暫的過客,都應該讓他們覺得街道像家一樣充滿人情味。

  新京報記者 劉名洋

  推薦身邊“追夢人”

  郵箱:[email protected] 熱線:010-67106710 微博:發微博@新京報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双色球杀号选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