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影視資訊  電視

青山變“金山”

  • 來源:互聯網
  • |
  • 2019-06-17
  • |
  • 0 條評論
  • |
  • |
  • T小字 T大字

(市州)青山變“金山”

  6月11日清晨,大雨剛過,烏當區水田鎮羅莊村鐵皮石斛基地負責人鄧廷華就走進山林,查看鐵皮石斛苗窩生長情況。

  鄧廷華是羅莊村本地人,兩年前他是羅莊村大河生態種植養殖合作社的股東,如今是貴州露宇影輝生態種植有限公司(下稱“露宇影輝公司”)的員工。從合作社股東到公司員工,鄧延華身份的轉變,還得從羅莊村探索產業結構調整說起。

  石斛落戶烏當

  坐落在崇山峻嶺中的羅莊村,森林覆蓋率高達85%以上。群山環抱、水清林密。

  2017年,羅莊村成立大河生態種植養殖合作社,嘗試用“合作社+農戶”的形式發展酥李種植產業。

  合作社的資金全靠村民的入股資金。大河生態種植養殖合作社負責人宋安原說,“由于果園規模達不到相關項目的資金補助條件,樹苗剛種下,合作社就沒錢了。”而且,“種果樹基本要3至5年后才能掛果,許多村民眼見著短時間掙不了錢,就退出了合作社。”自身投資能力弱、技術人才匱乏、摸不清市場情況,合作社種下的酥李苗只好暫罷管理。大家這時才明白,種植果樹也是一個需要長期投資的項目。

  守著連座的生態青山,捏著大片的林地資源,老百姓卻富不起來。

  2017年,烏當區被命名為全國首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論實踐創新基地之一,迎來新的發展機遇。種什么,怎么種,才能帶領老百姓致富?

  “石斛市場需求量大,2018年貴州省石斛產量只占全國的33%左右,生產潛力仍有極大的挖掘空間。經過多次市場調研,我們看中了被譽為‘中華九大仙草’之首的鐵皮石斛。”烏當區農業農村局特色產業發展站站長劉朝勇說,難得的市場機遇、適宜的生態優勢,再加上原有的鐵皮石斛種植基礎,烏當區下定決心在羅莊村規劃了1萬畝林下仿野生鐵皮石斛種植基地。

  喚醒沉睡資源

  為了不走羅莊村種植酥李失敗的“老路”,烏當區引入在貴州多地具有鐵皮石斛種植經驗的露宇影輝公司,采取“公司+村集體+農戶”的組織模式,由公司建設基地、發展種植、銷售產品,由村集體負責林地流轉、村民入股、技術培訓、基地用工等事宜。避免了村民自己摸索面臨的“不懂行情、沒技術、沒銷路”等難題。

  初來乍到就開口“要”1萬畝山林,“拿去干啥?種啥?”羅莊村的村民一開始對露宇影輝公司充滿疑惑,甚至不愿意將林地流轉出來。

  “不過老百姓信任我們,思想工作容易做。”羅莊村村支書方昌說,幾次動員大會開下來,林地流轉的問題很快得到解決。全村90%以上農戶簽署了林地流轉協議,沒有林地的農戶也可用500元入股的方式參與鐵皮石斛項目。

  “1畝林地1年流轉費30元,5年后每年遞增10元;5年后基地達到豐產期,村集體將收益的一半用于老百姓分紅。隨著村集體每年收入的增加,老百姓的分紅也會逐年增加。”算了賬,羅莊村村主任宋安富憧憬著村民們未來的幸福日子。

  基地的建設不僅讓農民把閑置林地變成可以用起來的“資本”,更能讓他們在家門口打工掙錢。

  自從家里近60畝林地流轉給村集體,42歲的宋安兵就來到鐵皮石斛基地打工。修枝、除草、扛貨、澆水……宋安兵是工友眼里最勤快的人。

  “一天一百多塊錢,還是在家門口,上哪找得到這么好的工作!”過去為了照顧孩子,宋安兵時常在羅莊村周邊做點水泥工、裝修工之類的散活,收入十分不穩定。

  “現在基本天天到基地打工,我已經存了一萬多工資了。”宋安兵笑了起來。

  在“三變”改革機制作用下,公司與合作社、農戶緊密鏈接在一起,聚合土地、人力、資金、等各生產要素,解決了技術、市場、上下游產業等難題。原本在老百姓手里“沉睡”的林地資源,就這樣變成了“活資源”,農民變成“生態股民”。

  目前,羅莊村的鐵皮石斛種植基地已完成種植4500余畝。在基地的帶動下,曾經閑置的林地、勞動力正煥發著勃勃生機。依托鐵皮石斛種植,烏當區全區與357戶貧困人口建立了長期土地入股、務工等利益聯結機制,2018年就兌現資金400余萬元,實現戶均增收萬元以上。

  鄧廷華查看鐵皮石斛生長情況。(作者 何欣)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聯網,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云推薦
双色球杀号选号器